北疆猎色:邂逅传说中的快乐天堂


时间:2019-01-26 16:50 来源:网络

秋季的喀那斯,是摄影者的天堂。一进入景区,映入眼帘的,除了美景还是美景,望远欲穿,山的那一边一层层的神秘,以及依偎在白桦林边那一座座看似孤独的毡房,伴随着下午6点时分那一抹温柔的夕阳,让人失去了时间观念。

太阳一沉落,寒风刺骨的感觉就特别的强烈。一伙人围在一起吃饭,那种暖暖的感觉让人特别兴奋,有人说我头发乱了,我才注意到,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认真梳理过那头卷发,每天就像疯子一样,兴奋得到处乱跑,到处乱叫,所以说,千万别觉得疯子可怜,也许在她的精神世界里,她的幸福指数要比你高,也千万别羡慕衣着光鲜的白领,也许在她那微笑的脸庞背后,却是一副歇斯底里的抓狂。

在夏特的酒气似乎还未消尽,辜师傅的几个朋友兴高彩烈地抱着几瓶“喀那斯”过来,酒瓶一打开,刚闻到那股酒味,就晕了。一杯下肚,就迫不急待的借机跑开,在洗手间里吐得不亦乐乎的时候,突然听到外面有一组人在讲熟悉的广东话:“哗,死了,快滴来睇啊,好靓啊,好大粒星星啊!”已经来不级再思考是否把肚里的酒全都吐出来,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出去。没有风却寒意十足,抬头仰望,那一片璀璨的银河,让我震惊得足可以把我吐到一半的酒又咽了回去:这“喀那斯”不能吐光了,有它的陪伴,才可以晕晕的观望这一片美丽的银河,会有更多的想像。一颗颗的星星如鸽子蛋的钻石般大,在不停的闪耀着,我瞪大着眼睛看着它们,那好奇心就像瞪大着眼睛看见鸽子蛋的钻石一样。银河,如童话中传说般,想像着牛郎与织女是如何在鹊桥中相会,那出神画意般的空间,只会给那些对爱执着的情人们而制造。

辜友平上观鱼亭

晴空万里,这里所有的一切,除了人被冻得就想一直卷缩在被窝里之外,窗外的大自然都显得生气勃勃。床头就挨着窗边,享受着那一缕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正好暖暖的照在伸直的膝盖上,让人忘记了在城市中,用那一层厚厚的窗帘,来阻止因为对面玻璃外墙反射的太阳光。自然与不自然,这差别在那一刻的享受中就嗅到了截然不同的味道,这带有一丝寒意的阳光气息,牵动着身体里的很一个细胞,让它与这大自然一起,活跃了起来!

我们从环湖山庄那一头的码头开始,沿着湖边的小栈道,一边欣赏着色彩丰富的喀那斯,一边玩笑嬉戏的相互拍照的走回喀那斯餐厅。让我想不到的是,这一路上随意拍的照片,拿回家放大并把照片洗出来的时候,朋友们都惊叹,以我的水平居然能拍出明信片效果的照片:有湖,有森林,有雪山,还有蓝天。对,我用的是D70,都是随便拍的,没有什么水平可言,在9月的喀那斯,随便拿个相机,都可以拍到色彩丰富,层次分明的相片。

吃过午饭,辜师傅破天荒的说带我们去观鱼亭 ----- 一个需要爬2000多台阶才可有机看到喀那斯水怪的地方。可是一到售票处,当他一听到我们只买单程的车票后,就忙说:“这不行,这不行。”最后,他还是拗不过我们仨,跟我们坐车上了观鱼亭,然后徒步回。这徒步观鱼亭,让辜师傅的帅脸最后变成了蟀脸,台阶两边没有树荫,太阳的紫外线又特别的强,风吹到脸上,干裂干裂的,他一路上没怎么说话,可我知道他肯定累了,因为他不累的时候,一定能说很多话。观鱼亭上也无法看到湖的深处,只能凭着想像那湖的深处会是一个什么样?水怪会在湖深处自由自在吗?走上观鱼亭的人,也只是拍个照片,留个纪念,到此一游罢了。让我觉得奇怪的是,拿在手里的那张喀那斯门票,是一张在观鱼亭上夏天似乎是快要下雨的时候拍的照片,它看不到湖面那清彻的蓝,也看不到色彩丰富的森林,更看不到喀那斯天空的湛蓝,为什么要选它来做标志性的门票明信片呢?有时候,最好的未必会被选上,不是最好的也未必不会被选上,这就是运气!

回到住处,辜师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Coco,幸好你没去。”因为在去之前,他非要叫上Coco,还说:“你走不动,我背你。”

Yuer说:“错了,如果Coco去了,她一定会跟你坐车回来,你就不用跟我们徒步。”

“哎呀,Coco呀,你为什么不去?”辜师傅大叫

“哈哈,那我下次跟你去”Coco回答

“还有下次?我再也不去什么观鱼亭了。”

看在他辛苦了一天的份上,晚上打牌的时候,Nikkie把一张燕窝面膜分给了他修复那张蟀脸,他毫不犹豫的往脸上一贴,那娴熟的动作连我们女生也不敢及。第二天起来,他看着自己恢复了的帅脸,又开始自恋起来了…

坐月子

一直掂记着要拍喀那斯的晨雾,所以早早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,脸也没洗就跑去坐上第一趟开往神仙湾的车。遗憾的是,因为下雪前气温会上升,而上升的气温使得晨雾早早就消失了,就算我坐上了第一趟车,也没有拍到在网上看了无数遍的晨雾照。在月亮湾转角处的那一眼泉水,据说很神奇,用冰凉的水洗了脸,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,连连安慰自己:“这喀那斯喜欢上我了,希望我再来一趟,再看看它上空的银河以及神仙湾的晨雾。”

我对白哈巴的印象已经模糊,只记得在去的路上,那一场暴雪打消了我们停留在白哈巴的决定,仅仅是到此一游,连下车拍张照片也冻得哆嗦不已,因为身上的着装还是秋天的装备,顶不住这暴雪的打击。

出到贾登峪,天上也飘起了雪花,怕冷的COCO已经快顶不住了,房间里的被子最多也只是每人两床,我有睡袋再加上两床被子,够暖和了。辜友平在商店里买了一张小电热毯送给COCO,我不得不感谢这大男孩的细心。晚上吃过饭,大家在房间里每人抱着一床被子围在一起打牌,Yuer看了看,用她那奶声奶气的声音说:“我看我们几个人的形象就像是坐月子的妇女。”大家都看着辜友平,哈哈哈狂笑起来,他啥时候也变成坐月子的妇女了?

丛林中的影子

穿过弯弯曲曲的山路,来到了那一片神仙的自留地.喜欢上它的原因,是因为它够宁静,它够安详,还有那一片染得发黄的白桦林,以及撒落一地的白桦叶,在夕阳那柔和的黄光照射下,可以说是满地尽是黄金甲的一副景象,正是树树皆秋色,山山唯落辉。

我说过要给COCO拍一组照片。在我的想像中,她穿着华丽的衣裙,坐躺在发黄的白桦林中,摆出不同的姿势,时而微笑,时而沉思,时而奔放,时而消魂,时而恬静。我所有美好的想像都被这寒冷的天气打破了,华丽的衣裙穿不上,一件单薄的上衣,冷得直发抖,更不用说什么微笑沉思奔放消魂恬静的表情。不过,幸好有活宝辜友平,在他的配合下,拍出了几张感觉还不错的照片。只是给辜友平拍的那些,表情是极其的假,他也很纳闷为什么自己的表情如此的不自然,也许是我给他设计的pose让他过于拘谨,拍不出真实的他。本身一个充满活力的人,当被一些外界的因素而锢桎的时候,就会失去一个真实的自我;而有些人却需要被锢桎,订下的框框架架能让他(她)更好的衡量自己做出来的结果。不要总是拿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,也别总是感觉为别人订下框框架架能更好的帮助他(她)实现梦想,因人而异。丛林中洒落的几个影子,都有其不同的个性及特色,就好像洒落满地的白桦叶,每一片总给人其不同的美感!

童话世界里的生日

禾木的日出,据说拍出来的效果能如油画般的意境。8点,把能穿在身上的衣服全穿上了,脚上踏着一层霜,在没有知觉中上了观景台。言词无法形容禾木秋日的晨景:那错落的小木屋被几层染黄的白桦林包围住,地上一层白霜及以早起的人们升起的炊烟,把禾木映照得如果一副童话里的白色小世界,当太阳出来时那一抹给人予力量的光,照射在木屋顶上反射出来的那一丝光亮,似乎要将这个白色的童话世界轻柔的溶化掉,它不想破坏这小世界里的安宁,它的这一份轻柔不会伤害这美丽的童话世界。

记忆中应该是第一次看日出,兴奋不言而喻,我喜欢这个白色的童话世界,也喜欢那一抹轻柔的阳光,更喜欢在这幻境般的环境中当太阳升起时发出那歇斯的嚎叫。

禾木的美丽峰,真的好遥远,难道美丽的东西都需要隐藏在深处,与世隔绝吗?这徒步不累,但是感觉头有些晕旋了,幻觉中看见远处的山群在一耸耸的移动,回去吧,今天晚上是COCO的生日!

辜友平没有失言,他让旅馆的老板让人从布尔津带了一个生日蛋糕和几瓶长城红。COCO在车上发现了蛋糕,高兴地说:“这小子的记性不错。”(因为在路过巴伦台的时候,需要登记个人资料,我们把身份证都给了辜师傅去做登记,这家伙把我们的个人资料都看了一篇)。COCO把在禾人拾的白桦叶做成的一朵小花送给他,以表感谢!

简单的生日: 几瓶红酒,几瓶白酒,一个蛋糕,小木屋里,因为有那位哈萨克大叔在卖力的给我们烧锅炉,暖和极了.每个人的脸都红扑扑的,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还是暖和的原因,但是还是得感谢那位一直糊里糊涂过日子的哈萨克大叔:“我糊里糊涂的结了婚,又糊里糊涂的离了婚,究竟结婚是怎么回事,我还没有弄清楚。”

Yuer作了一首诗:床前电灯光,桌上蛋糕香;抬头望COCO,人比鲜花靓. 为了感谢辜师傅一路上的尽心尽力,我们四个人一起唱了一首一路上有你送给他,表示对他的感谢: 一路上有你,苦一点也愿意,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, 一路上有你,痛一点也愿意,就算是…歌词记不住了,但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一路上有你!

看到COCO开心的样子,我也很开心,很难得的一次生日聚会—在禾木这样一个神仙的自留地里的生日聚会,意义非常!

(作者:佚名 点击:)